咸香芝士

【峰霆】师者

许诺x苏凯文
自己编出来的30题233333
感觉有点粗糙



1 你的背影
许诺第一次见到苏凯文的时候还不知道他是苏凯文。大夏天的浑身是汗搬着一摞书上五楼,一扭头看到一个背影。青色的衬衣,黑色的裤子,夕阳中悠闲地立在隔壁班门口。然而许诺并没有细细欣赏这幅画,满脑子都是:同学你这么悠闲不用搬书的吗?

2 突然的喜欢
当苏凯文站在讲台上柔柔地说自己是语文老师任隔壁班的班主任时,许诺才知道打自己脸有多疼。夏天的早晨热气刚刚苏醒,熏得许诺盯着苏凯文的脸傻了一节课,一下课跟在老师后面就出了教室,他也不知道为什么。
长长的走廊,斑驳的阳光,风轻轻抚起苏凯文的发梢,将他的味道带给远远跟着的许诺。
大概就是那个时候喜欢上苏凯文的吧。

3 创造机会
“语文课代表,今天作业是什么?”
“我帮你问吧!”
“语文课代表需要抱作业吗,我去帮你!”
“语文课代表都上课苏老师怎么还没来我去看看!”
“语文课…”
“许诺我已经跟班主任说了以后你是语文课代表不用再来烦我了!”

4 二楼和五楼
苏凯文的办公室在二楼,而许诺的班在五楼。偏偏苏凯文又是一个特别“敬业”的老师,上课前十分钟才会出现,下课分分钟失踪。这可是许诺二楼五楼来回跑了不知道多少次摸出来的规律,然后每次算准了时间守在办公室门口,一脸笑意地等着苏凯文。

5 不知所措
苏凯文特别慢热!!!
苏凯文走在校园里的时候总是悠闲地像在江南水乡边氤氲等待一场邂逅一样,许诺在旁边愣是急的找不出话题,只能默默跟在旁边。
“老师…你什么星座?”许诺只好拿出最老套的招数。
苏凯文没有说话,只是不停地笑。许诺是奇了怪了,笑点呢?
“我啊…我是处女座。”

6 许诺
想起第一次许诺去苏凯文办公室,乖乖现在苏凯文面前,一副五好少年的样子。
“你是几班的?”苏凯文抬头柔柔地看了许诺一眼,问道。
“1班的来抱作业。”许诺有点心塞,苏老师你到现在也不知道我几班吗不过看在才第二天的份上我就原谅你。
“课代表呢?”
“她太累了我就来了。”啊呸这什么鬼?
果然苏凯文听完一脸茫然得看向许诺,“我这不是二十楼吧?”
许诺尴尬地笑笑:“女生嘛…”抱了作业跟在苏凯文后面。
“你叫什么名字?”苏凯文放慢脚步和许诺并排,问到。
诶哟终于问我名字了!!!
“许诺。”许诺对自己的名字还是很满意的。
“…”
“什么?”当时苏凯文接了一句话,文绉绉的许诺根本没听清。
“许诺许诺,既许必诺。以后可要对的起这个名字啊。”苏凯文又说了一句,说的许诺一愣,不知道接什么好,只是傻愣愣看着他笑意满满的侧脸。

现在许诺也没机会知道那句话到底是什么。

7 换装show
作为学校里颜值最高的老师,苏凯文也真是拼了要撑起学校的门面,教了许诺这么久,许诺还没有见过他穿重复的衣服。
“诶呀很正常,他教了我快两年了我也没见过,你这才哪到哪啊。”
“我觉得他每次来这么晚肯定是在家挑衣服!”
“谁让人家颜值高审美观好又土豪呢~”班里的同学对苏老师的这种行径貌似习以为常,每天最大的乐趣就是观察他的服饰。而许诺每次在走廊门口等苏凯文的时候,心里总有些不太安心:这货有时候穿的太不像个老师了啊!
有时候白T仔裤很暖男,有时候紧身衬衫很诱惑,或者撞色拼接很设计,可怕就怕他穿点不知道谁给他剪的乱七八糟的衣服,比如今天。
当苏凯文出现在许诺视线里的时候许诺简直不能直视:这货穿成这勾引谁呢?! 黑色的背心侧面开衩露出美好的腰线,有的时候一晃一晃胸前的粉红色若隐若现。
许诺有点懵,回过神来急忙紧紧站在苏凯文旁边直到护送到他站在讲台上,扭头死死盯着沸腾的全班:都不许看!!!
但是并没有什么卵用,苏凯文侧过身讲题的时候班里此起彼伏的咳嗽声,趁着他扭过去写字的空档许诺忙站起来警告全班:闭上眼睛认真听课。
一下课又是紧紧站在苏凯文侧边挡住他,一边斜眼看着全班:我男人是你们能看的吗?!
不过真需要有人管管他了,穿成这也让他出门?!

8 伴侣
后来许诺才知道苏凯文是有伴侣的。

“但是还是我跟他在一起时间多不是吗?”许诺这么看着讲台上苏凯文微笑的侧脸,安慰自己。

9 镜头里的你
许诺总会在上课时偷偷拍苏凯文,有时候拍出来的表情蠢萌蠢萌的,有的嘟嘴像仓鼠,可是又没有一张正脸。放暑假前许诺疯狂的拍了三百多张照片,每一天就看着那些相片傻笑,数着日子开学。

10 我是谁?
假期过半的时候许诺还是没忍住,给苏凯文发了一条短信,没头没尾:苏老师你知道我是谁吗~?
哪知道还没等许诺享受一下纠结的感觉那边就秒回:我知道,简溪嘛。
天啊老师你就这么难记住我吗?

11 贴心
课代表是老师的贴心小棉袄,许诺很好地贯彻了这一准则。
苏凯文总喜欢上课的时候带一个干净透亮的玻璃杯子,讲课的空档抿一口,整个唇都是晶亮亮的粉红色。而每次用完粉笔去洗手就没有办法拿东西还要再回来,拿着书去接水也很不方便,许诺就贴心的帮他拿书拿杯子,接水。
第一次苏凯文洗完手出来,看见外面站着拿着书杯子笑的像只大型犬的许诺一愣。
“老师走吧。”苏凯文居然乖乖地让许诺帮他拿东西,安静地和许诺并排走。
“谢谢。”许诺一侧眼,看到了苏凯文垂下的睫毛,忽然整颗心就好像玻璃杯一样,透亮了。

12 玻璃杯
天知道每次许诺帮苏凯文接水的时候看着晶莹的杯子边缘多想喝一口,这样就是间接接吻了。


13 意外的牵手
和苏凯文并排走的时候许诺好想和言情剧里一样去偷偷牵他的手然后十指相扣,可每次都不敢。
结果今天下楼梯走着走着苏凯文突然脚下一滑就往下摔,许诺赶忙拉住苏凯文的手把他撑起来,趁着他还在晃神一直没松手。
“苏老师…”
苏凯文回头看许诺还是一副朦朦的样子,松开许诺的手,脸突然就红了。
“怎么搞的…”苏凯文笑着摇头。
许诺觉得今天真是赚了。

14 香水
苏凯文身上的味道特别好闻,好像半夜时灯火阑珊处亮起的昏黄的火车头灯。每次许诺走到离办公室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就能闻到被空调风吹过来的香水味。

15 同性恋
苏凯文今天在班里放了《平常心》,班里炸了,七七八八围在许诺旁边说个不停。
“诶我说,许诺你没准有机会啊,看今天放的电影!”
“对啊而且苏老师左耳有耳洞诶!!!”
“他衣服还多审美观还好这不一般都是弯的吗?”
“诶呀你们真是够了啊!”许诺笑着,却突然有些难受。
他知道的就算苏凯文不可能是同性恋,他也知道苏凯文就算是他们也不可能在一起,他更知道苏凯文只是把他当作一个学生而已。
可不知道为什么还是很难受。

16 单向了解
许诺总算以他说好听了是主动说难听了是死皮赖脸的功夫和苏凯文熟了起来。
生日,星座,血型,哪个大学毕业,什么时候工作,最喜欢吃什么,甚至是出生的时候刨腹产还是顺产,偶尔提及的伴侣的事都被推算出来。一点一点,许诺深入苏凯文的过去,好像这样就能使自己特别一点,把自己和其他学生区别。

17 烘焙
许诺就是喜欢在苏凯文不知道的情况下给他惊喜,所以他现在一个人秋风萧瑟中蹲在墙角,抱着一盒饼干等着苏凯文。
苏凯文喜欢吃甜点,所以许诺特意查了百度,烤了蔓越梅曲奇。
谁知道那货又在家干嘛了晚自习都快开始了还不来!!!
“你在这干嘛啊?”怨念着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软软的。
许诺猛的抬头:“等你啊!”
苏凯文看着许诺眼睛一下亮起来,扑哧一声笑出来:“用不用我拿根绳牵着你?”许诺委屈的样子好像微博上某只蠢狗。
“好啊~”许诺跟着苏凯文进了办公室,“尝尝我自己的做的!”
苏凯文惊讶地看向他,拿了一块咬了一口。
“这么心灵手巧啊!”苏凯文眯起眼睛笑着看着许诺,像只满足的猫。
就是语气怎么有点嘲讽?

18 校外
“不想在学校吃饭啊,我带你出去吧!”苏凯文在办公室纠结了好一会,对许诺说。
苏凯文总是不准时吃饭,许诺为了监督他每次都来找他,难得第一次苏凯文提起出去,许诺当然忙不迭得点头答应。
“这我是我学生,带他出去有点事。”听到苏凯文对保安解释,许诺不由得勾起嘴角,我可是苏老师的学生哟~
后来,保安见到他连问也不问直接就让他出去了。

19 他的家
周六离校的时候许诺总会刻意得告诉父亲晚半个小时再来接他,为了等苏凯文再把他送回家,其实就在不远的小区。
“家长没来吗?”小区门口前苏凯文问道。
“对啊还要等好一会呢。”
“那先去我家呆一会吧。”
“!!!”许诺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主动邀请吗?约约约!

苏凯文的家里很干净,普通的人家,许诺坐在沙发上打量着。偷偷和父亲发短信晚一会再来接他。许诺站起身在屋里随便转转,偷偷瞄一眼卧室。还是很普通啊,感觉和自己家一样,那他的衣服都在放在哪呢?

20 心情不好
许诺站在苏凯文的左边,苏凯文靠着道路内侧,两个人安静地走在校园的花园里。
警报警报警报!苏老师今天心情不好,许诺看似淡定,内心早就已经沸腾了。
或许是和恋人吵架了?苏凯文整个人都是蔫的,低着头,也不说话。可急死许诺了,却又不能多问,只好陪着他静静地走。
“老师我给你讲笑话吧。”
“恩。”苏凯文应允。
“咳咳,那些经典的口误。”
“小心我叫一车面包人来打你!”
“那次跟你吵架太心急,想说滚啊直接开口说了声‘呱’!”
许诺一边绞尽脑汁想微博上看的段子,一边偷偷观察着苏凯文的表情。
苏凯文嘴角的弧度慢慢扩大,蔓延到眼角,瞳孔,笑的停不下来。
“有没有心情好一点?”
“有。”

21 生病
苏凯文病了,特别严重的感冒。
多大的人了都不会照顾自己?许诺在班里到处搜刮感冒药,不由得埋怨。
办公室里接好热水,药放在旁边,留张便利贴提醒每天吃几次。许诺真的觉得自己已经男友力max了。

22 吃醋
“许诺许诺,有一次苏老师跟我们说他送了他爱人一盆蒲苇,意思就是‘君当作磐石,妾当作蒲苇。蒲苇纫如丝,磐石无转移’。”看到《孔雀东南飞》,同桌突然告诉许诺。许诺撇撇嘴,说不出什么滋味。
“苏老师,‘‘君当作磐石,妾当作蒲苇’下一句是什么?”一下课许诺就跑去问苏凯文。
“你是真不知道啊还是要骗我说?”苏凯文淡淡瞥了许诺一眼,笑着说。
第二天的语文早读,苏凯文难得来一次,站在教室后面。许诺碰巧最后一排,就在苏凯文前面。
“磐石方且厚,可以卒千年。蒲苇一时韧,便作旦夕间。”许诺大声读着,苏凯文也不知道听见了吗,但是早读不就是要读书吗?
可读着读着,莫名的有些想哭。

23 冷淡
许诺又来办公室找苏凯文,正准备开口却被堵回去,
“许诺你不用学习吗?”
“…?”许诺一惊,不明白什么意思。
“你每天就那么闲?你看看人家***。”
苏凯文的表情很严肃,许诺也没那么不要脸,草草问了作业就出去了。
对啊,高二就过去了,自己真的不要学习吗?

24 累
每次许诺只要一走出办公室,或者离开苏凯文,本来被填满的幸福感就瞬间被更大的空虚和疲惫包裹。
许诺觉得他快撑不住了。

25 主动
到今天为止,许诺已经6天没有理苏凯文了,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撑的那么久。每天把自己埋到作业里,不让自己闲着。
课间,许诺现在窗边看外面的藤蔓,满眼绿色,怎么的心里就空了。
“你这两天心情不好?”身边突然多了一个熟悉的声音,一发声就填满了所有的空隙。
“怎么你想我了?”许诺笑着回头,对上苏凯文的眼睛。

26 熟睡
苏凯文趴在桌上睡着了,窗帘拉着,透过些许昏暗的光。脸埋在胳膊里,深深的阴影,只有小小的鼻尖露在外面。
许诺坐在两米开外的地方,浅浅听得到呼吸。
就这么看着他,一中午就过去了。
突然有点心酸。

27 知道 不知道
苏凯文让全班同学写词,一个组挑一个人写到黑板上。全班人都怂恿着许诺上去写。
“朝阳斜落一日过,弦月半升怜人寞。
静耳闻步履,却听一片雨。
凯风拂心燃 ,文火炙情臻。
愿伊迟迟行,收我深深情。”
许诺在“凯”和“文”下面特意画了着重,满心期翼等着苏凯文的评奖。
许诺的诗在最中间,苏凯文偏偏隔了过去,留到了最后。
整个班咳嗽声此起彼伏,许诺坐在第一排,仰头等着。
“挺好的。”苏凯文读了一遍,只说了三个字,没有了。
全班一片哄笑,“诶诶诶许诺你看苏老师是不是脸红了?”同桌戳戳许诺,许诺却没有勇气再看苏凯文的脸。低着头,没有说话。
好像所有的力气都用尽了,也只有这样了。
他什么都知道,却又什么都不知道。
他也是。

28 情书
高二的末尾,苏凯文让全班写一篇总结,回顾已经过去的一年。
“可能我说我的一年全都是一个人,会太浅薄。可只有他串起了我零零碎碎的生活。”许诺开头写到,从高一下半学期结束文理分科到现在高二结束整一年,恰好他遇到苏凯文也是整一年。三百多天,三千字的情书,画上最后一个句号的时候,整个人都空了。好像把所有的情感都单独拿出,在本上克隆了一个自己,全部呈现在苏凯文面前。
苏凯文却没有看,一直没有看。就算是许诺把自己的作文放在第一本,就算是许诺一遍一遍的催促,苏凯文还是没有看。
这三千字,最后也就只是三千字。

29 矫情
说实话许诺觉得自己真的挺矫情的。明明之前苏凯文对他的态度也是这样,高兴的时候对许诺眉眼弯弯,不高兴了就高贵冷艳绷着脸,像对一只狗一样。为什么现在突然就那么难受呢?
好像之前的不舒服一点一点都累积起来,慢慢多于对苏凯文的贪恋,溢了出来。苏凯文一个动作一个表情可以决定许诺一整天的心情,每天想的只有什么时候去找他有什么话题可以多和他呆一会又要控制频率和态度不要太明显。患得患失的落差折磨得许诺要崩溃。
许诺拼了命的想让自己和别人不一样,比如最贴心的课代表。可到最后,苏凯文有什么事要布置想到的不是身为课代表的他而是一些学习比他好却比他无关紧要的人。
吃醋吗?嫉妒吗?当然。
许诺最讨厌的就是苏凯文把他当成一个学习差没事干成天只会缠着自己的学生而已。可事实就是这样。学生也好,课代表也罢,可能之前,可能之后,但许诺绝对不是唯一。

30 放弃
“你怎么会不想当语文课代表?”班主任一脸不可能地看着许诺。
“那个…高三了想好好学习。”许诺闷闷地说。班主任估计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会辞职,毕竟她撞见过那么多次自己亦步亦趋跟在语文老师旁边,又是遮太阳又是扇风又是聊人生的。
“…那行吧。”班主任顿了好一会,狐疑地扫视许诺,才应允。
许诺也不知道自己哪来的勇气放弃当语文课代表。大概是不去见他就不会想他?
班里所有人都不敢相信,怎么可能呢?
“因为最近我新看上了一家的少爷叫高考,最近正在追求他。”许诺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调笑道。
确实,整个人都轻了很多,却也空出了大把大把多余的时间不知道怎么办。许诺也再也没听过语文课,之前也没有。之前是做在第一排仰着脸一脸痴汉的盯着苏凯文,现在是缩在位置上低着头死命地发呆,反正都没听课。
苏凯文还不知道吧,他会有什么反应?

The End
“许诺等会下课来我这一趟。”许诺被叫到名字,猛的抬起头。
苏凯文应该是知道了自己辞了课代表吧,他也不敢相信吗?他会说什么?会挽留吗?怎么可能呢?如果真的怎么办?答应?无数个问题盘旋在脑海里,又是一节没有听进去的课。
苏凯文的课是最后一节,许诺磨磨唧唧收拾完东西站在苏凯文旁边的时候班里已经没多少人了。苏凯文自己抱着书拿着杯子,许诺死命克制住要接过书的欲望,乖乖现在苏凯文旁边。
“你是不是有啥情绪?”苏凯文向办公室走去,猛然问道。
“恩?没有啊。”许诺根本没有思考,下意识的否认。苏凯文没有再说话,也没有看他,自顾自的走。

“你是不是有啥情绪?”没过一会,苏凯文又问了同样的问题。
“没有。”许诺还是同样的回答。就算是有,让我怎么说呢?

“你是不是有啥情绪?”
“没有。”让我说我有多喜欢你吗?让我说我在你不高兴的时候有多难受吗?让我说我有多舍不得吗?

“你是不是有啥情绪?”
“没有。”

这样的对话持续了一路不下十遍,同样的问题同样的回答,直到办公室。

“你是不是有啥情绪?”苏凯文坐在椅子上,看着许诺的眼睛,又问了一遍。
“…”许诺只敢和苏凯文对视一眼就匆匆低下头,眼睛是会告密的,虽然这也不是秘密。说不说其实都没有差别,苏凯文都懂得,为什么还要问呢?
“…没有。”许诺咽下徘徊在舌尖的话,否定。
多好的机会,许诺还是没有说出口,有太多的话没有说出口。
苏老师你今天很帅。
苏老师我嫉妒你的爱人。
苏老师我不想只当你一个普普通通的学生。
苏老师我喜欢你。
这些话就在舌尖上,每次却都转了一圈又回去。许诺就是怂,他不敢说,他怕苏凯文的任何反应,也怕他没有反应。
没有多余的对话,许诺连自己怎么出的门都不知道,等回过神来自己已经现在走廊上。一摸,脸上全是湿的。
怎么就哭了?许诺匆匆跑进厕所,怎么也想不起来在办公室里自己到底哭了没。
许诺哭的根本没有办法抑制,不能自已。他真庆幸现在没有人,没有人知道。
苏凯文说如果可以他就在办公室里放一个沙发,看来我是躺不到了。这是许诺唯一最后能想起来的事。


“ 我的宿命分两段,未遇见你时,和遇见你以后。
你治好我的忧郁,而后赐我悲伤。
忧郁和悲伤之间的片刻欢喜, 透支了我生命全部的热情储蓄。
想饮一些酒,让灵魂失重,好被风吹走。
可一想到终将是你的路人,便觉得,沦为整个世界的路人。
风虽大,都绕过我灵魂。 ”
——《路人》

【峰霆】流氓

在学校被折磨 就有了它(._.)
但这不能改变我是个肉废的事实
慎入!!!



(如果有不科学的一定要告诉我!)




夏令营夜晚,会议厅里挤满了人,陈伟霆靠在椅背上,透过重重人头,专心致志沉浸在电影的世界里。
突然他感觉有些异样,有什么东西蹭上了他的屁股,还在轻轻摩挲。陈伟霆一愣,僵在那里。
这搞什么?
然而整个会议厅都沉浸在电影励志温情的范围里,没有人理他。
没事没事,估计是坐的太挤了后面人的膝盖,肯定是无意。陈伟霆自我安慰,好像真的是无意的一样,并没有多余的动作,安静了下来。陈伟霆松了口气,暗笑自己的神经过敏,调整调整状态。
而当陈伟霆好不容易又一次沉浸下去,后面的动作又开始了,而且变本加厉。摩擦引起的瘙痒直直顺着脊椎传入大脑,像一根羽毛一样,若有若无地轻扫。陈伟霆不安地扭来扭去,突然意识到会影响后面的人,立马又坐正。然而瘙痒还在继续,一阵一阵的酥麻让他无力招架,有种莫名的冲动涌起。
正当他想采取点行动的时候,骚扰又停止了。陈伟霆长舒一口气,放松下来。突然有人捏了一下他的屁股,这下他彻底确定不是膝盖了。
他,陈伟霆,在夏令营的电影之夜,被后面的某位同学,骚扰了。
陈伟霆差点跳起来,触电一般,整个人都绷紧了。那只手没有在胡作非为,顺着衣服的褶皱轻轻摩挲。陈伟霆想扭头看看是男是女,又一想,怎么会是女的呢?又怕扭过去看到的脸把自己美到,干脆不知道等着他自己结束。但是刚刚突然的动作在他身体上留下的反应还没有消退,脑子有点热热的,浑身发麻。
事情远远没有结束。
那只手循着他的尾骨,一路向上。上衣很宽容,居然直接摸上了脊椎,轻轻摁压。陈伟霆浑身发热,那只手却是冰凉,带来触感上的冲击。呼吸急促起来,手指收紧。
指腹柔软饱满,在突出的骨节上来回抚摸,缓慢,略带挑逗。陈伟霆甚至觉得他在数自己有多少节骨头。一阵阵瘙痒磨得陈伟霆想大叫,想站起身逃走。背部本来就很敏感,现在好像有无数只羽毛同时勾引他的感官,引得他呼吸越来越快,脸上泛起一阵阵热气,连耳后都是酥麻酥麻的。
陈伟霆被逼急了,直接狠狠向后靠在椅背上,将那只手压在背后,舒缓着口气。他天真地认为这样那个人就会适可而止。
后面人的呼吸一顿,像是轻笑了一声。陈伟霆满心生气,这都什么啊,骚扰我还笑,被压了还笑?!
突然后面气息突然贴近,热热的喷在陈伟霆耳侧,吓得他一怔。男生身体前倾,头贴在他的脖颈处,同时另外一只手绕过椅背,直接伸进陈伟霆宽松的上衣里,抚上他的皮肤。冰凉的指尖一路蜿蜒向上,轻轻滑过腹部,直接捏住胸前的乳头。
陈伟霆一惊,猛的一软,浑身发热,惊叫愣生生被自己噎在喉咙,不打扰周围安静的气氛。而身后的人趁陈伟霆的僵硬将手抽了回来,绕到前面紧紧抓住陈伟霆的两只手,压在裆部。陈伟霆又气又急,却又无法发出声音,脸憋的滚烫,眼里湿湿的。
手来回碾压着软软的朱樱,不断摸索,来回打转,甚至使坏的用指甲轻轻划着。在大庭广众下被这么玩弄,虽然没有人注意到,陈伟霆还是觉得很委屈,死死咬着下唇。双手使劲想要挣脱,却被紧紧抓住,徒劳地蹭着。
“别动。”那人终于说了一句话,湿润的语气扑在陈伟霆耳边。声音低沉,染上了一丝丝别的气息,意外的好听。
变态!陈伟霆心里暗骂,不打算理他,挣扎的更厉害。
“…”身后的人似乎叹了口气,陈伟霆不禁有些扳回一局的感觉,虽然仍然挣脱不开。徒劳的挣扎,裤子摩擦着下体,上身还被这样挑逗着,陈伟霆渐渐觉得有些不对。
这这这不对,他不该有反应的!
身后的人手附在陈伟霆的手上,也感受到了陈伟霆的变化,轻笑一声,干脆带着陈伟霆的手抚摸自己。动作不大,却因为布料的摩擦,难以忍耐。
陈伟霆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低下头,头昏昏涨涨,脸烫的好像要炸了。胸前的花朵彻底挺立,揉搓越来越熟练,打着圈转着,而下体的摁压让他不自觉的身体向前挺立。快感一波一波袭来,逼迫地他想大叫。深吸一口气,放弃的靠在椅背上,仰头大口呼吸着上层空气。
电影的内容陈伟霆早已没有多余的心思去看,整个被欲望占满。好像到了冲突,会议室里沸腾起来,陈伟霆趁着这个机会,轻声嘤咛几声,侧过头。
“色狼!”陈伟霆压低声音,声音沙哑。
后面的人没有理他。
“你是谁,啊?流氓!”
依旧没有理他。
“你放手…快点告诉我你是…恩!”陈伟霆惊呼。身后的人直接舔上了他的耳垂,像猫一样,一下一下,轻轻吮吸。酥麻顺着神经迅速传遍全身,开出一朵又一朵花。
耳垂还不够,顺着耳骨向上,温热的气息润泽着耳上的绒毛。舌头舔进耳朵,灵活地一进一出,模仿着某种频率。
陈伟霆觉得再这样下去自己就要憋坏了,小口快速的喘息着。
身后的人似乎觉得够了,松开了乳头,顺着衣服后摆,探进裤子。
“不行…混蛋!”陈伟霆终于清醒了些,强烈拒绝。
“不行啊快松手…”陈伟霆快哭了,真的要在这里被上吗?
“求你…松手,不要在这…”大脑已经接近无意识,不知道说了些什么。
后面的反应好像很满意,留恋地来回抚轻触几下,收了回去。
“我在外面等你,出来告诉你我是谁。”


后面的人起身离开,陈伟霆如释重负摊在椅子上,平复着内心的热度。
跟你出去我都是傻!
陈伟霆的内心是崩溃的,这都遇到的什么啊。他真是庆幸做的位置比较偏,周围的人都在看电影,要不然真是…
放松下来,深呼吸,继续看电影。
可总觉得哪里不对,身体里流窜的火怎么也消不下去,手指急躁地敲打着膝盖。哪里都是热的,居然有些怀念刚刚手指冰凉的触碰。下体不自觉地蹭着,轻轻上顶,额头冒出密密的汗。
是被下药了吗这是?那个男的是谁啊?算了我只是想知道那个人是谁,没有别的意思。人年少轻狂荷尔蒙难免旺盛没事没事。
陈伟霆放弃了,站起身,向外面走去,边走边自我催眠。

出了门,长长的走廊里没有一个人,脚踩在软软的地毯上,悄无声息。
恶作剧?陈伟霆不免想,哪里有什么人啊真是,自己居然还出来?
有些失望,懊恼地甩甩头,浑身的热量没有散去,陈伟霆决定去洗把脸清醒一下。
居然…真的…没有人。
洗手间在走廊的那边,顺着走过去,只有他一个人,微微叹了口气。


“诶…唔!”突然陈伟霆被一股力量拉进洗手间。门顺势带上,直接把他压在门上,嘴直直被堵上。陈伟霆有些吃痛,顺从地张开嘴承接着男生的唇舌,胳膊自觉搂住男生的脖子,拉进两个人的距离。
男生的气息一下填满了整个口腔,力气很大,有些粗暴地擦过每一处细节,紧紧纠缠着他的舌头。陈伟霆不自觉头顶在门上,微仰着下巴,偷偷睁开眼睛看着眼前的男生。入眼的是密密的睫毛,和下面浓重的阴影。
不丑诶。
实在没有办法一心二用,满脑子只能想起这个说法。被吻得有些喘不过气,抓挠着男生后颈,脸憋的红扑扑的。
“…”男生乖乖的停下,盯着陈伟霆的眼睛。
“李易峰。”男生突然笑了,报出了自己的名字。陈伟霆一愣,长得这么纯良的男生是怎么干出那么猥琐的事的!浅浅喘着气,眼睛里的水润晶亮亮的闪着。
“我是…”陈伟霆顿了一会准备报上自己的名字,却被打断。
“陈伟霆。”陈伟霆震惊的瞪大双眼,像受惊的小兔子。李易峰笑了,轻轻扬起嘴角,慢慢靠近陈伟霆,吻上了他的侧颈。
“恩…”陈伟霆仰起头,微微眯起眼睛。李易峰一路舔舐,留下湿湿的印记,吮吸着,用牙齿轻磨。陈伟霆觉得很痒,却又是舒服,想后退,手紧紧揪住李易峰的上衣。李易峰一只手伸进上衣,抚摸着乳头,另一边一路向下,探进底裤。感受到股缝间的触碰,陈伟霆不禁叮咛出声。
“会痛吗…”
“润滑剂在我口袋里,去拿。”
陈伟霆震惊了,这是一场有计划的…骚扰!
“你个…流氓!”软软的骂着,去口袋里拿润滑剂。“别站着好吗…诶?”话音还没落,李易峰直接抱起陈伟霆,将他放在洗手台上。

http://beam.kssws.ks-cdn.com/v2/index.html?type=doc&r&simple&t=1438384417375.717041&sc=0xffffff&ksyun=ZGM2MGMwYmM1MDQxODE2ZDcxOTY5MWQ5M2M0NDg5MWU%3D_H5EffectSlideJSON.json




“你怎么知道我名字?”
“因为我是为了你来的啊。”
“…流氓!”


(会被吞吗 我也不知道)

大圣软萌软萌的!!!(((o(*゚▽゚*)o)))

【峰霆】红玫瑰16-20

果然还是这种小言情适合我(((o(*゚▽゚*)o)))
在学校写差点被老班抓=_=



16
有一天晚上,不知怎么的就聊到了同性恋这个话题。陈伟霆从来没有考虑过自己的性取向,毕竟之前他喜欢一个女生喜欢了初中三年。但是是有男生喜欢他的。
初中有一个男生,体委,很爷们的那 种。但是因为太正直了,并没有多少人理他。陈伟霆那时候呢属于烂好人那种,对每个人都很好,都一样。所以他就在一群人中凸现了出来。
那个男生一直对他很好,很黏他,班里不停有人问他“那个男生是不是喜欢你啊?”陈伟霆就是笑笑,怎么可能啊,那么爷们的一个人怎么会是同性恋,打心眼里不相信。所以听过去就是听过去了。
三人成虎,听的多了,陈伟霆也感觉怪怪的。他对自己实在是太好了,生病时候,没人陪的时候,甚至自己犯的错误都被他偷偷压下来,也从来不让他有一个人孤单的时候。
那时候他们已经快毕业了,陈伟霆也没有再想那么多,只是觉得那个男生越来越消沉。
毕业之后,联系就少了,突然有一天晚上,那个男生找他聊,他想也没想就回了一句:
“怎么想我了?”
没想到那边居然大大方方地说:“对啊,一直在想。”
陈伟霆一直以开玩笑的态度回着:“暗恋我啊?”

“你才知道吗?”

陈伟霆傻住了,认真的吗?一定是我打开的方式不对!他愣了愣,只能干憋地回道:“你开什么玩笑啊~”

“我认真的。”

事情一发不可收拾,陈伟霆真是后悔怎么就那么轻佻地开启了这个话题。
他只能一直装傻,“诶嘛别开玩笑了”“真的吗哈哈哈”“你认真的吗?”他一直觉得这样打马虎眼是可以糊弄过去的,但他显然看低了这份感情。

“其实我没有让你怎么样,只是给我个理由对你再好一点罢了。”
“你答应吗?”

陈伟霆真是犯了难,他实在不忍心拒绝,可这种事却根本无法勉强。

“对不起。”

匆匆回了一句,便下线了。陈伟霆第一次碰到这种事,完全不知道怎么应对,只能逃避。

“后来呢?”李易峰一脸啧啧啧的表情。
“后来?没有了啊。”“我没有再理过他,他发消息我就敷衍的 ‘嗯啊哦啊嗯’,要么就不理他。”
“啧啧,人家该多伤心啊。”
“可是我不知道怎么办啊,只能这样了。不过现在也好了,他去了西安,估计也放弃了。”陈伟霆愣愣地说着,期待着李易峰的反应。
“好适合写成小说。”李易峰猛的来了一句这,陈伟霆表示很无奈。“该你了,你不是说你也有过嘛。”
对没错,他们在交换过去。
“啊…我啊…”说不来李易峰的表情是什么样的,陈伟霆直直看进李易峰的眼睛,好像能看到他的过去。
“当时,是体育拉练,特别混乱。然后我跑过去的时候,有个男生摔倒了,没人扶他,我觉得不太好,就去帮了一把。”
“我就把他背到医务室,然后就看了看,也没啥事就崴到了,然后那个男生还有点低血糖。”
“就这么认识了。自从那次之后好像每天都能看见他,慢慢就熟了。”
“那个男生其实挺好看的,白白净净的,家里还是个土豪。”
“结果有一天他突然抱着一大束玫瑰直接进我们班,就直接站在讲台上说 ‘李易峰我喜欢你,我们在一起吧’。”
“天啊,他好勇敢!”陈伟霆不禁感叹着,这简直是妥妥小说里情节啊!“然后?”
“然后…我没说话直接走了。”
“等会,你就把人家搁到那直接走了?”
“对啊…”
“你这个狠心的负心汉!”
“我也是没办法啊,我最讨厌别人逼我。然后我也没再理过他。他还去我家找过我,我没理他。后来他就出国了。”李易峰说这些话的时候淡定地像在说一个和自己无关紧要的故事。
“啧,千万不要喜欢上你。”那个男生好可怜,陈伟霆感叹着,几分玩笑几分认真。
千万不要喜欢上李易峰。
17
李易峰和陈伟霆完全不一样,而正是因为不同才吸引。陈伟霆总是近乎痴迷地听着李易峰说他的事情,没有考虑过真假,一味的相信。而李易峰也毫不保留一样,大大方方把他引进自己的过去。
李易峰得过抑郁症,初中时候。
李易峰心脏不太好。
李易峰会各种运动,篮球足球网球为了不那么经常犯病。
李易峰从小开始学小提琴。
李易峰被挺多人告白,男女都有,但他都拒绝了。
李易峰经常一个人旅游。
李易峰…
越来越了解,越来越沉迷。陈伟霆惊讶于李易峰的过去,是完全不同于他的平淡。而每次看到李易峰说到他的失意时脸上平淡却又默默隐忍的表情时,陈伟霆就会涌起一种欲望。
他好想抱抱他。
他好想陪着他。
他好想告诉他,以后有我。
但他也只是垂下眼,把这些话扼制在嘴角。
18
陈伟霆最近并不开心。
平常他总是和马天宇一起走的,还有一起的一个男生,M。但是因为陈伟霆,李易峰开始和他们一起。陈伟霆刚开始一千个一万个同意,但是走了一段他发现,只要李易峰在,马天宇就不会说话,自动抛弃了他话痨的属性,一旁安安静静。
陈伟霆虽然很想和李易峰一起,但是毕竟马天宇和他一起了一年多,他总不能把他一个人晾在一边吧。而且那个M和马天宇的关系不算太好,完全是因为陈伟霆。所以本着先来后到的原则,他只能呆在马天宇旁边,时不时跟李易峰搭两句话。
李易峰倒也不介意,或许是理解,干脆和M一起走,四个人就这样分成了两拨,看起来挺好的。
但是陈伟霆就是很不开心!不!开!心!
看着每次李易峰和M笑的地动山摇,他都在后面一脸鄙视,切,有什么好笑的。他曾经想和马天宇谈过这个问题,但是每次话到嘴边就是说不出口。
这让我怎么说啊!
陈伟霆只能默默安慰自己,没事马上就该放假了,放假了他就可以和李易峰在网上聊了就没那么多事了。
但是还是很不爽,看着李易峰和M的关系越来越好,虽然每天李易峰还是会来找陈伟霆,但是他还是有一种自己的东西被抢了的感觉。
19
就这么不爽着,心心念念的暑假到了。
刚考完试的当天晚上,陈伟霆就惦记着去找李易峰聊聊。四点多发的消息,直到九点也没有收到回信。陈伟霆有点失落,只能安慰自己可能是他考完试太累了。
等到十点多,李易峰终于回了一句,但只是一句冷冷的“恩”。等陈伟霆再回他的时候又没了消息。
一连四五天,陈伟霆给他发消息,什么他在网上看的到奇葩事,或者有关他喜欢的东西,要么就是一些推荐的电影剧。他发了一大堆,每次收到的却只是“嗯”“好”“没事”,或者根本无视他。碰巧的是,李易峰的动态却在更新。
陈伟霆真是奇怪,自己怎么了吗?怎么态度突然这样了。
“你是不是不想理我?”陈伟霆最后实在觉得憋屈,忍不住问出口。打字的时候连手都是抖的,迅速打完发出去,不给自己留任何反悔的余地。
“没有。”即使是这样的问题,对方的回答却也只是这样敷衍。
陈伟霆像突然被扑面而来的海水呛到,喘息不上来。
“那你怎么这个态度?”
“我什么态度了?”
陈伟霆彻底没有想继续说话的欲望,草草回了句“好。”
把手机扔到一边,陈伟霆突然好委屈。李易峰你谁啊,干嘛让我这样对你,我这么作自己干嘛啊!搞的我每天跟神经病一样就盼着你回消息啊!
陈伟霆决定不再理李易峰。不管李易峰会不会再理他。
20
陈伟霆刚开始几天真是不好过,每天都异常烦躁,他都开始考虑是不是大姨夫要来了。
每天还是抑制不住地滑开手机,下意识想点开对话框。原本以为他不理李易峰了,李易峰会意识到,然后问一句。然而他真是想多了。
什么都没有,短信,QQ,电话,什么都没有。好像从来没有这个人。
暑假真的是太漫长了,两个月的时间,足以让一些乱七八糟的事在脑子里捣乱,整个人都黏糊糊的多愁善感起来,之前明明不在乎的事却突然纠结起来,无论如何也无法释怀。

【峰霆】红玫瑰16-20

果然还是这种小言情适合我(((o(*゚▽゚*)o)))
在学校写差点被老班抓=_=



16
有一天晚上,不知怎么的就聊到了同性恋这个话题。陈伟霆从来没有考虑过自己的性取向,毕竟之前他喜欢一个女生喜欢了初中三年。但是是有男生喜欢他的。
初中有一个男生,体委,很爷们的那 种。但是因为太正直了,并没有多少人理他。陈伟霆那时候呢属于烂好人那种,对每个人都很好,都一样。所以他就在一群人中凸现了出来。
那个男生一直对他很好,很黏他,班里不停有人问他“那个男生是不是喜欢你啊?”陈伟霆就是笑笑,怎么可能啊,那么爷们的一个人怎么会是同性恋,打心眼里不相信。所以听过去就是听过去了。
三人成虎,听的多了,陈伟霆也感觉怪怪的。他对自己实在是太好了,生病时候,没人陪的时候,甚至自己犯的错误都被他偷偷压下来,也从来不让他有一个人孤单的时候。
那时候他们已经快毕业了,陈伟霆也没有再想那么多,只是觉得那个男生越来越消沉。
毕业之后,联系就少了,突然有一天晚上,那个男生找他聊,他想也没想就回了一句:
“怎么想我了?”
没想到那边居然大大方方地说:“对啊,一直在想。”
陈伟霆一直以开玩笑的态度回着:“暗恋我啊?”

“你才知道吗?”

陈伟霆傻住了,认真的吗?一定是我打开的方式不对!他愣了愣,只能干憋地回道:“你开什么玩笑啊~”

“我认真的。”

事情一发不可收拾,陈伟霆真是后悔怎么就那么轻佻地开启了这个话题。
他只能一直装傻,“诶嘛别开玩笑了”“真的吗哈哈哈”“你认真的吗?”他一直觉得这样打马虎眼是可以糊弄过去的,但他显然看低了这份感情。

“其实我没有让你怎么样,只是给我个理由对你再好一点罢了。”
“你答应吗?”

陈伟霆真是犯了难,他实在不忍心拒绝,可这种事却根本无法勉强。

“对不起。”

匆匆回了一句,便下线了。陈伟霆第一次碰到这种事,完全不知道怎么应对,只能逃避。

“后来呢?”李易峰一脸啧啧啧的表情。
“后来?没有了啊。”“我没有再理过他,他发消息我就敷衍的 ‘嗯啊哦啊嗯’,要么就不理他。”
“啧啧,人家该多伤心啊。”
“可是我不知道怎么办啊,只能这样了。不过现在也好了,他去了西安,估计也放弃了。”陈伟霆愣愣地说着,期待着李易峰的反应。
“好适合写成小说。”李易峰猛的来了一句这,陈伟霆表示很无奈。“该你了,你不是说你也有过嘛。”
对没错,他们在交换过去。
“啊…我啊…”说不来李易峰的表情是什么样的,陈伟霆直直看进李易峰的眼睛,好像能看到他的过去。
“当时,是体育拉练,特别混乱。然后我跑过去的时候,有个男生摔倒了,没人扶他,我觉得不太好,就去帮了一把。”
“我就把他背到医务室,然后就看了看,也没啥事就崴到了,然后那个男生还有点低血糖。”
“就这么认识了。自从那次之后好像每天都能看见他,慢慢就熟了。”
“那个男生其实挺好看的,白白净净的,家里还是个土豪。”
“结果有一天他突然抱着一大束玫瑰直接进我们班,就直接站在讲台上说 ‘李易峰我喜欢你,我们在一起吧’。”
“天啊,他好勇敢!”陈伟霆不禁感叹着,这简直是妥妥小说里情节啊!“然后?”
“然后…我没说话直接走了。”
“等会,你就把人家搁到那直接走了?”
“对啊…”
“你这个狠心的负心汉!”
“我也是没办法啊,我最讨厌别人逼我。然后我也没再理过他。他还去我家找过我,我没理他。后来他就出国了。”李易峰说这些话的时候淡定地像在说一个和自己无关紧要的故事。
“啧,千万不要喜欢上你。”那个男生好可怜,陈伟霆感叹着,几分玩笑几分认真。
千万不要喜欢上李易峰。
17
李易峰和陈伟霆完全不一样,而正是因为不同才吸引。陈伟霆总是近乎痴迷地听着李易峰说他的事情,没有考虑过真假,一味的相信。而李易峰也毫不保留一样,大大方方把他引进自己的过去。
李易峰得过抑郁症,初中时候。
李易峰心脏不太好。
李易峰会各种运动,篮球足球网球为了不那么经常犯病。
李易峰从小开始学小提琴。
李易峰被挺多人告白,男女都有,但他都拒绝了。
李易峰经常一个人旅游。
李易峰…
越来越了解,越来越沉迷。陈伟霆惊讶于李易峰的过去,是完全不同于他的平淡。而每次看到李易峰说到他的失意时脸上平淡却又默默隐忍的表情时,陈伟霆就会涌起一种欲望。
他好想抱抱他。
他好想陪着他。
他好想告诉他,以后有我。
但他也只是垂下眼,把这些话扼制在嘴角。
18
陈伟霆最近并不开心。
平常他总是和马天宇一起走的,还有一起的一个男生,M。但是因为陈伟霆,李易峰开始和他们一起。陈伟霆刚开始一千个一万个同意,但是走了一段他发现,只要李易峰在,马天宇就不会说话,自动抛弃了他话痨的属性,一旁安安静静。
陈伟霆虽然很想和李易峰一起,但是毕竟马天宇和他一起了一年多,他总不能把他一个人晾在一边吧。而且那个M和马天宇的关系不算太好,完全是因为陈伟霆。所以本着先来后到的原则,他只能呆在马天宇旁边,时不时跟李易峰搭两句话。
李易峰倒也不介意,或许是理解,干脆和M一起走,四个人就这样分成了两拨,看起来挺好的。
但是陈伟霆就是很不开心!不!开!心!
看着每次李易峰和M笑的地动山摇,他都在后面一脸鄙视,切,有什么好笑的。他曾经想和马天宇谈过这个问题,但是每次话到嘴边就是说不出口。
这让我怎么说啊!
陈伟霆只能默默安慰自己,没事马上就该放假了,放假了他就可以和李易峰在网上聊了就没那么多事了。
但是还是很不爽,看着李易峰和M的关系越来越好,虽然每天李易峰还是会来找陈伟霆,但是他还是有一种自己的东西被抢了的感觉。
19
就这么不爽着,心心念念的暑假到了。
刚考完试的当天晚上,陈伟霆就惦记着去找李易峰聊聊。四点多发的消息,直到九点也没有收到回信。陈伟霆有点失落,只能安慰自己可能是他考完试太累了。
等到十点多,李易峰终于回了一句,但只是一句冷冷的“恩”。等陈伟霆再回他的时候又没了消息。
一连四五天,陈伟霆给他发消息,什么他在网上看的到奇葩事,或者有关他喜欢的东西,要么就是一些推荐的电影剧。他发了一大堆,每次收到的却只是“嗯”“好”“没事”,或者根本无视他。碰巧的是,李易峰的动态却在更新。
陈伟霆真是奇怪,自己怎么了吗?怎么态度突然这样了。
“你是不是不想理我?”陈伟霆最后实在觉得憋屈,忍不住问出口。打字的时候连手都是抖的,迅速打完发出去,不给自己留任何反悔的余地。
“没有。”即使是这样的问题,对方的回答却也只是这样敷衍。
陈伟霆像突然被扑面而来的海水呛到,喘息不上来。
“那你怎么这个态度?”
“我什么态度了?”
陈伟霆彻底没有想继续说话的欲望,草草回了句“好。”
把手机扔到一边,陈伟霆突然好委屈。李易峰你谁啊,干嘛让我这样对你,我这么作自己干嘛啊!搞的我每天跟神经病一样就盼着你回消息啊!
陈伟霆决定不再理李易峰。不管李易峰会不会再理他。
20
陈伟霆刚开始几天真是不好过,每天都异常烦躁,他都开始考虑是不是大姨夫要来了。
每天还是抑制不住地滑开手机,下意识想点开对话框。原本以为他不理李易峰了,李易峰会意识到,然后问一句。然而他真是想多了。
什么都没有,短信,QQ,电话,什么都没有。好像从来没有这个人。
暑假真的是太漫长了,两个月的时间,足以让一些乱七八糟的事在脑子里捣乱,整个人都黏糊糊的多愁善感起来,之前明明不在乎的事却突然纠结起来,无论如何也无法释怀。

【峰霆】勾引

我现在的心情是崩溃的!
第一次撸肉梗lof你居然屏蔽我!我用生命撸出来的肉啊嗷嗷嗷!
但是还是:肉废 慎入!




「叮玲玲」舊式電話鈴聲乍然想起,李易峰嘩的一下把手裡的工具摔在地上,手隨意地在褲子上抹了抹,踢踏著出去接電話。
「隔壁房客需要服務。」冰冷的男聲沒等李易峰回答就掛斷了電話,留下李易峰愈加煩躁。
「操!」啪的一聲甩下電話,也不管這種精緻少見的舊式電話難以想象的價格,轉身走回浴室。
浴室簡直是一團糟,剛剛沒修理完的浴缸,白色的瓷磚上亂七八糟地躺著污水,混著猩紅的鐵锈,散髮著排泄物一般的污臭。
「Shit!」李易峰看著一地狼藉,不耐煩的踢一腳地上的工具,認命地轉身出門,看看隔壁的哪位房客又有麻煩。
沒辦法,誰讓自己現在只是個修理工。

「呤~」按響門鈴,李易峰手搭在門框上,手有節奏地敲著,等待著應答。
「啪嗒」一聲,門應聲而開。李易峰挑起眉毛,抬頭看人。
門裡的人穿著白色的浴袍,領口隨意地打開,V領往下深入。隨意地靠在門上,露出的小腿交叉,凸顯著好看的肌肉線條。李易峰的視線向上攀爬,浴袍空空蕩蕩,腰間隨意一系,根本什麼也遮不住,隱約看到胸前兩抹紅色。
「嘖嘖」李易峰感嘆著,閒閒抬起眼,最後才對上那人的視線。黑色短髮凌亂,微微有些濕潤,眼睛霧蒙蒙的,無辜純良地看著他。
李易峰一愣,這不就是剛才那個人?

李易峰本來在電梯里,電梯門緩緩關上。突然一隻手抵住電梯門「等一下」,緊跟著跨進來一隻腿,緊身黑色牛仔褲緊緊包裹。
「別動啦討厭。」進來的人跌跌撞撞,帶進來一股濃重的香氣,嬌笑著躲著身後人的追逐,看似氣惱卻還是捨不得徹底甩開手。
李易峰就靜靜地看著眼前人的playgame,帶著看戲的心態。進來的人猛的抬頭,對上李易峰的視線,明顯一愣,有些不自在。眼前的人衣衫不整,襯衣被扯開大半,歇歇掛在肩上,依稀分布著幾片紅印。眼睛里有一汪春水,眼神迷蒙,嘴唇紅潤微張,不安分的舌頭輕輕舔著上顎。李易峰看的有些衝動,咽下唾沫,並沒有轉開視線。
那個人注意到李易峰的視線,緩慢勾起嘴角,穩穩身體,拉好衣衫,輕輕昂起頭,轉過身,又靠在玩伴身上。李易峰直直盯著前面兩個人的動作。
「誒呀討厭別在動了。」打掉旁邊人不安分的手,男人微微側過頭,露出完美的脖頸曲線,略帶挑釁地對上李易峰的視線。
飢渴的男人順勢吻上纖細的脖頸,順著血管一點點舔舐,安靜的電梯只留下唾沫吞咽的貪婪。
“威廉…”男人乖巧地迎合著親吻,微張的嘴吐出婉轉旖旎的呻吟,应着自己的名字,表情卻清醒無比,歪著頭看著李易峰,勾起嘴角。
威廉,他叫威廉。
李易峰呼吸漸漸急促,握緊拳頭,克制著上前代替為非作歹的慾望,卻又一邊無法克制地在幻想中把那個挑釁自己的男人操到眼角發紅。
電梯里漸漸升溫,時間放慢了許多,頂樓卻遲遲到不了。電梯里兩人似乎完全不顧及第三個人的感受,愈發過分。
「叮」一聲提示音讓李易峰如釋重負,郁結在身體里的熱氣讓他急需新鮮空氣。面前的活春宮卻完全沒有要出去的意思,沈浸在自己的慾望里。
李易峰暗了暗眼神,準備從兩人旁邊擠過去。他嘗試著去玩伴的那邊過去,威廉卻一下將玩伴壓到牆上,留出自己身後的空隙,咯咯笑個不停,又偏過頭,無辜地看著李易峰,示意他從自己身後過去。
李易峰深吸一口氣,理智那根弦繃緊,抬腿快步走出去。路過威廉的旁邊,似乎整塊空氣都凝固,浸滿情色。突然,李易峰的小指被勾了一下。嘴角繃緊,熾熱的溫度觸電一般,迅速傳滿全身,渾身發熱。
那個男人!
出電梯的瞬間,還是忍不住回頭,瞄一眼身後的威廉。威廉靠在玩伴的身上,一臉小計謀得逞的表情,揚起嘴角。粉紅色的舌頭伸出,像舔掉嘴角的蜂蜜一樣,舔舐紅艷艷的唇,緩慢又色情。


李易峰身上的熱氣一直散不去,再看到男人臉的瞬間,变本加厲。
「進來吧。」威廉身體軟軟靠在門上,讓開讓李易峰進來。
他沒有骨頭嗎?
李易峰環顧四周,公寓出乎意料的乾淨,也沒有男人環愛過後的痕跡。
「剛剛我在洗碗,結果不小心佴訂掉到了下水道裡。」威廉軟軟出聲,委曲地垂下眼睛,睫毛投下一片陰影。「你能幫我把它取出來嗎?」
李易峰對上威廉的眼睛,那人無辜純良,怎麼也不像剛剛勾引他的妖精。
「有螺絲刀嗎?」李易峰任命地走進廚房,蹲下。
「啊有。」威廉穿著拖鞋,啪嗒啪嗒跑過來,遞給他螺絲刀,乖乖地站在李易峰旁邊。
「吱扭吱扭」羅斯漸漸鬆開,男人靠在櫃台上,光潔裸露的腿就在李易峰耳邊,不停輕晃,似乎能感受到細小絨毛的搔癢。李易峰不自覺脖頸僵硬,微微偏轉過頭。
「吱扭吱扭」另一邊的螺絲也漸漸鬆開。威廉緩慢走到另一邊,直直貼上李易峰的胳膊,輕蹭著。
鎮靜一定要鎮靜。李易峰暗示著自己,耳朵充血,有些顫抖。
「啪嗒」U型管底部總算弄開了,李易峰常數一口氣,水倒在地上,一枚晶亮亮的佴訂在水中。李易峰拾起來,用毛巾擦了擦,
「是這個嗎?」
「啊對,就是這個!」威廉的表情一下被點亮,「這是我最喜歡的佴訂了。」
李易峰有些好笑地看著威廉,怎麼這個男人總能一本正經干出一些讓人無法一本正經的事。
「真是謝謝你。」李易峰走出廚房,威廉緊緊跟著,「喝點什麼嗎?就當謝謝你了。」
李易峰轉過身,注視著面前的男人,有些期待會發生什麼。「啤酒就行。」
「好!」又是啪嗒啪嗒,李易峰看了看四周,在沙發上坐下。
啪嗒啪嗒,李易峰接過啤酒,看著男人的下一步動作。威廉拿著一杯古銅色的酒,抿了一口。帶著酒的潤澤,嘴唇紅潤晶亮,像剛被雨水潤澤過的花朵。
威廉走向他,緊貼著他坐下。
兩個人都沒有說話,自顧自喝著自己的酒,氣氛有些詭異。李易峰偏過頭,看到威廉拿著酒杯的手,食指上紋著一個 W。
「紋身很好看。」李易峰出聲,打破詭異的沈默。
「⋯」威廉聞聲低頭看,伸平手指,小孩子一樣盯著。

http://beam.kssws.ks-cdn.com/v2/index.html?type=doc&r&simple&t=1437271207306.570068&sc=0xffffff&ksyun=NTBjY2JiMDY3NzRjNTYxNDA0ODZjNjExYzlmNTg2NTg%3D_H5EffectSlideJSON.json


补要问我为什么用繁体!羞羞ʕ •ᴥ•ʔ
以及我很想做成超链接但是做不了啊嘤

【峰霆】红玫瑰11-15

被辣个脑洞折磨到死\(//∇//)\





11
然而第一周什么都没有发生,甚至于陈伟霆除了自己组的人之外,记住的名字不超过五个。哦对了,一个组六个人,四个原来都是之前班的。
回到家,陈伟霆打了鸡血一样开始上QQ加人,没办法,他还是抱着一种不明所以的骄傲,哼你们一群新来的小学生,你们都要听小爷的,虽然并没有人理他。
陈伟霆看了看群里的人,诶,怎么都高中了还一个个非主流杀马特!一点都没有来一发的欲望。
滑滑滑,诶,这个看着挺高大上。头像貌似是哪个日漫里的截图,绿头发的小人,豆豆眼,一脸傻样。反正他也不知道,不过总觉得用这种的人比较逗比,最起码比其他什么 殇别离 爱我别放手的 好。
嗯先加他吧。
添加好友—附加信息—验证信息—诶?这什么鬼?验证信息?
忘川之上,桑梓之下。
这什么玩意?这是还要对一句诗吗?!
实在不知道回什么,只能码上去一句:哥们你这么文艺让我情何以堪?
没想到那哥们居然从群里回了一句:其实你随便打一句就行了。
陈伟霆一脸黑线:好吧那我就随便打一句。
12
“Hey!我是陈伟霆,新班的。你可能还不知道我是哪个。”毕竟他是个安静的小天使对吧。
“我知道。”那边很快回过来一句。
“你居然知道?”陈伟霆一惊,我已经在班里那么有名了吗哈哈哈!
“恩。”“我是李易峰。”
李…易…峰………
陈伟霆震惊了,这货居然是李易峰!居然是李易峰!李易峰!为什么会是这种鬼的画风?!!!
“好吧。”他实在不知道回什么,生硬地应了一句,准备结束这段对话。好像如果不提前考虑,回什么都太仓促。
“你说话声音很好听。”对面猛的发过来一句,吓得陈伟霆又是一震,这什么情况?
“啊真的?”
“对啊,每次听到你和马天宇吵架都要笑死了哈哈哈。”陈伟霆猛然想起那天微笑的侧脸,说不上来有些不好意思。
“我还是第一次被人夸哈哈哈。”陈伟霆也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很想和对方聊下去,却就是不知道怎么回。明明和别人聊得时候是个段子手,现在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对你的手很好看啊,每次上课我都会看。”为了继续话题,陈伟霆一不小心就把每天上课的小动作说了出来。诶等一下,是不是哪里不对?
“谢谢。可能是从小练小提琴吧。”
“!!!你居然拉小提琴?!!!”陈伟霆炸了,他一直觉得拉小提琴的男人都特别有有魅力,就像夏洛克。
“对啊,从小学的。”
还没等陈伟霆平静下来,理顺思路回李易峰,对面又发过来“我去练琴了,晚上再聊。”
“好。”怂了吧唧回了一句,关了手机,抓抓头发,暗骂自己,什么啊,回得那么生硬,还那么怂,真是…
不过李易峰说我声音好听诶,李易峰会拉小提琴诶,李易峰说晚上再聊诶。晚上聊点什么呢?陈伟霆决心想好话题,想好回答,一定要把自己段子手的身份亮出来。
13
陈伟霆从来没有觉得打脸打得这么疼过。
上星期还在宿舍吐槽:我觉得李易峰好作,不喜欢。这周一聊发展这个人居然满足了自己所有的幻想。会拉小提琴,颜值够高,时不时一个段子,完全是希望拥有朋友的类型。
周末返校,陈伟霆和往常一样去,班里并没有多少人。坐在位置上,可以感受到渐落太阳的余晖,像蜂蜜一样敷在身上。
没有什么事情,扭头和后面的人闲聊。正聊得high,后面开了,又有人来了。
陈伟霆下意识抬头,却在看清来人后瞬间愣住,一时语塞。
是李易峰。
阳光刚好落在他的眼眸中,像浅颜色的琥珀,凝结着米酒的香醇,暗暗涌动。
连话题也没有办法继续,默默扭过来。对视的那一瞬间,有一种莫名的冲动涌上来。李易峰的位置离他不远,陈伟霆却犯了愁。
在网上聊的很high没错,可是一见真人怎么觉得那么不好意思呢?好像打字的话你是有思考的余地,去斟酌词句。如果当面的话,一切都暴露在眼前,而李易峰偏偏有一种魅力,他不想把任何一切不适宜的反应表现在他面前。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陈伟霆自己暗自着急,不说话的话是不是太高冷了,可是没话说又太尴尬了,急死宝宝了!
可李易峰好像并没有和陈伟霆一样的顾虑,放下包就开始和后面的人聊起来。陈伟霆见状,也放弃了要去找他聊聊的想法,松了口气,但同时有种淡淡的不爽。
这是几个意思?嘿你不找我我还不去找你呢!
14
班里的位置一星期一动,然而这星期陈伟霆和李易峰做到了教室的两边。陈伟霆也彻底放弃了想继续找李易峰聊聊以便加深一下感情的想法,跨越大半个教室万一再没话题岂不是太傻了。
课间,陈伟霆自顾自地在凳子上颠啊颠,看着书。
“你看过这个吗?”思路猛的被一个声音打断,陈伟霆一震,吓了一跳。
面前放了一本书,苏菲的世界。陈伟霆抬头,看到李易峰一脸纯良的站在自己面前。
“啊我听过,但是没看过…”陈伟霆看到他心下一惊,忙回答。
“推给你,有空可以看看,不过我觉得前面有点无聊。”李易峰现在陈伟霆桌子前,俯视着他,直直对上他的眼睛。陈伟霆突然有些慌乱,移开视线,猛戳旁边的马天宇:“诶诶诶你看过苏菲的世界吗?”
马天宇正在旁边安静的当着背景板,突然被搭话,“没啊。但是不是说巨无聊吗?”撇撇嘴,没有再往下接的欲望。
后面还说了些什么陈伟霆已经不记得了,一直暗暗的纠结为什么自己没看过这本书要不然就可以多聊两句了,不行这周回去一定记得看。
然而陈伟霆心里再暗暗的窃喜,李易峰这么大老远过来就是为了给自己推一本书,这不是明摆着找话题嘛。
15
事情变得很奇怪,完全超过陈伟霆的想象,虽然有个颜值高的人当朋友很爽,但是还是…
李易峰也不知道是怎么,每天总会在各种各样空闲的时候来找陈伟霆。因为快考试了,陈伟霆马天宇早上买完饭会在班里吃。而刚等他做定,摊开书,准备边吃边看,李易峰就不知道从哪浪过来,坐在他前面。马天宇往往这时候就会自动隐身,留下陈伟霆一个。
“干嘛…”陈伟霆拿着饭也不知道该不该吃,傻愣愣地看着李易峰。
“没事来找你啊~”李易峰总是眨着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一脸理所应当。
“…”陈伟霆白他一眼,不再说话,低头看书,吃饭,却怎么都有些不太自在。
我不知道我吃饭的样子啊!会不会太粗鲁!有没有吃到嘴边!会不会太丢人!!!心里无数弹幕滑过,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
李易峰只是默默说一句“死学霸”,就不再说话。陈伟霆甚至能感受到头顶的视线,真是让他食不甘味,心不在焉。自暴自弃地合上书,看着李易峰。
而只有这个时候,李易峰才会开始今天的话题。
所以说你就是为了来打扰我学习的对么?
或者呢,就是也不管陈伟霆在不在看书,自顾自地说起来,因为他确信陈伟霆不可能不接他的话啊!
也不知道从哪来的那么多话题,但是就是一说就可以说一个早上直到上课。大部分的时候都是李易峰在说,陈伟霆在听,他也乐得这样。找话题太累了,而他也一直是被动的那一个,他适合当一个倾听者。
而陈伟霆总是会在李易峰离开后十分钟内没有办法集中注意力,哪怕表面上在认真学习。他会在脑子里把刚才和李易峰的每一句对话过一遍,想想刚才哪个反应是不是合适,有没有曲解他的意思,以及出现冷场的原因是为什么。
他想他真的是太在乎李易峰了。

我现在的心情是崩溃的!
一篇小黄文我撸了两天啊两天,刚写完,我都不知道自己写的是什么!
什么实践是认识的基础,我没有实践啊补要逼我!!!
什么叫书到用时方恨少啊嗷嗷嗷!
向所有会撸肉的大大们致以我最崇高的敬意ಥ_ಥ

【峰霆】红玫瑰6-10

接着浮夸~


6
“你怎么坐这了?”
“天啊马天宇你还知道来啊!!!”马天宇一脸我就现在来怎么了的表情看着反应夸张的陈伟霆,不想说话。
“你怎么来这么晚?”
“来了没事干啊!”
“可是我来得早啊!”
“所以呢?”
“…”
马天宇仍是一脸无辜,陈伟霆真是觉得没有办法交流了。
“你知道咱班只有十四个男生吗?”陈伟霆继续找话题。
“好少。”
“你难道不惊讶吗?”
“文科班有什么好惊讶。”
彻底没有办法做朋友了。
“诶我说你今天怎么这么亢奋?”马天宇不由反问,“说话声音那么大?”好像说给谁听一样。
“有吗?”陈伟霆哈哈哈笑笑,“因为我们是老生啊。I'm the king of the class!”
7
分班后的第一个晚自习气氛很是微妙,不认识的人坐在一起安安静静,认识的人在一起叽叽喳喳,比如陈伟霆和马天宇。老师每在上面说一句话,陈伟霆就要拉着马天宇吐槽一句,惹得周围的人笑个不停,频频扭头。可陈伟霆还是不知道为什么觉得还是不够。
Oh I'm the drama queen.
Oh keep your eyes on me.
EVERYONE.
8
新班要从新选班委,陈伟霆因为初中受够了麻烦事一堆,并不打算去选。他就当群众支持工作就好。
他专心致志地听着候选人一个一个上去,貌似很正经的演讲,毕竟选一个好班长关系着日后同学们的生死存亡生活质量。
“不用多说了吧,我是李易峰。”陈伟霆并不意外地看到竞选的李易峰。毕竟这种走在学校里似乎都会发光的人,这种竞选理应参加吧。不过这回他终于可以正大光明看的清楚他。
讲台上的男生眉眼干净又精致,明明温润却又因为眼睛的曜黑多了一丝凌厉。满满的都是自信。
班里有着喧闹,李易峰皱眉,有些不爽,猛的拍桌子“安静!”
班里倏得安静下来,同学们都被吓到了。李易峰自觉有些突然,笑起来,扶着自己胸口顺气“淡定淡定”。
“不好意思有点激动。”同学们纷纷笑起来,班里气氛又恢复从前。
陈伟霆却不觉得任何好笑,真做作,这是他唯一的感受。心里原本的好感下降了不少。
然而最后李易峰并没有选上班长,为什么呢?因为老班说:挑长得太帅的人当班长,女生们会故意捣乱的。
9
重新分了组,陈伟霆和马天宇同桌,坐在班里左边第二排。有点偏,每次看黑板都要偏着头。
而李易峰坐在第一排中间,不管有意无意,当陈伟霆看黑板的时候,目光总会掠过他。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可能是颜值高的人有一种特殊的吸引力,每当他踌躇满志地准备认真听讲的时候,眼光就不自觉涣散了。
李易峰真的好白啊,好像牛奶。
啧,好羡慕他的鼻子。
听数学的时候会皱起眉头。
有时候会把手插进头发里,一下一下顺着毛,像只猫。
他的手特别好看,骨节分明。

诶呀我怎么又跑神了!
10
陈伟霆和马天宇坐在一起的后果就是特—别—闹—腾!
“你说他为什么不让我买那本书!”陈伟霆大声喊着,脚蹬在马天宇的凳子上。
“脚下去!”马天宇一脸鄙视,“没有不让你买啊!”
“可是他不寄到学校我怎么买!”
“谁让你看那种小黄文!学校都不给寄!”
“什么小黄文!说的义正严辞,跟你没看一样!”
“那你买买买!有钱!任性!”
“我就买我就买我就买!!!”
整个班里都是他们的声音,陈伟霆仍是不停地说着。
“你丢人不丢人,你看别人都在笑!”马天宇真是不想理他,手肘顶顶陈伟霆,指指李易峰的方向。
陈伟霆顺着方向看过去,看到了李易峰笑意满满的侧脸。突然他像被什么充满了一样,瘪瘪嘴不再说话。
“哼!”

【峰霆】红玫瑰1-5

这篇文一点也不像红玫瑰一样高贵冷艳( ̄^ ̄)ゞ
这篇是校园,高中生峰x高中生等 没有逃课没有打架什么都没有 最最普通的高中
这篇文大概…我也不知道长不长
这篇文…写完再说吧
这篇文大概有点OOC
他们属于彼此
(我废话真是太多了)


1
陈伟霆第一次听说李易峰早已经记不清楚是什么时候了。
当时看到公告栏里贴出 校园十佳歌手 入围名单,虽然没参加,但还是挤过去满足一下好奇心。
不认识,不认识,不认识,不认识,咦,这个人名字好霸气,屠苏。
“卧槽,马天宇你快看,这个人叫屠苏,好霸气。”陈伟霆扭过去对着人群在的马天宇说。
“哪呢哪呢?卧槽还真是 屠苏 两个字。哟,还第五呢!”马天宇感了兴趣,凑过来看。
“你说谁爸妈会起这名啊!屠绝鬼气,苏醒人魂。好像武侠小说里的大侠啊哈哈哈。”陈伟霆吐槽,笑个不停。
回到宿舍,七七八八聊起来。陈伟霆忍不住吐槽了屠苏这个名字。
“诶,伟霆,你不知道他么?”乔振宇略微有些差异。
“诶,我应该认识吗?”
“屠苏是他的类似于外号,他本名叫李易峰。”乔振宇解释道。
“李易峰!沃他啊!我还是不知道啊…”陈伟霆一脸不明觉厉。
“…他是8班的。”
“我是1班的诶我应该知道吗?!”陈伟霆些不满,“那他为什么不用本名,弄的自己很屌的样子。”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但是我们都这么叫。”乔振宇无奈地看着面前的人一脸不服气。
太显摆了!陈伟霆默默在心里给他打了个差。
2
是不是有一个定律,当你听说一个人之后,不知道为什么身边总会频繁出现跟他有关的东西。
比如李易峰。
自从陈伟霆听说这个名字之后,这个名字出现的频率直线上升。什么屠苏又入围了歌手比赛,什么屠苏是天文社的什么,什么学生会根正苗红啊。
陈伟霆不禁想见见他,到底谁是屠苏?
3
高中的体育课自由了不少,可以自己选项目。陈伟霆本来想选跳舞之类的,结果只有健美操。他脑补了一下自己在一群妹子中间跳舞的场面,妈呀画面太美不敢看。没办法只能随便跟马天宇一起选了篮球。
男生打篮球根本不用教,拿到球自觉分成两队开始比赛。夏天的阳光真是放肆,陈伟霆下场休息,做在操场旁边,眯起眼睛。
“诶诶陈伟霆,那个就是屠苏。”马天宇撞撞他。
“哪个?”一群汗流浃背散发些荷尔蒙的雄性动物,你说哪个啊?
“最中间那个,现在正控球,白衣服。”
“…”陈伟霆有些近视,隐隐约约看到一个男生,白色短袖,凌乱的中分,一个漂亮的跳投,球在球框上转了几圈,进了。男生没有表现出多少兴奋,转身向球场边走来。
陈伟霆看着他,脸渐渐清楚。一张很干净的脸,恰到好处。李易峰背着阳光,嘴微微抿起,右边的酒窝若隐若现。
他好白啊,像在发光。陈伟霆呆呆地想。
4
高一的日子快得像中午去抢饭的学生一样,陈伟霆吊儿郎当的,学学玩玩,就到了要分科的时候。从初中开始,老师就说:陈伟霆,标标准准的文科生。他也是从来没想过学理的,所以当别人,比如马天宇,纠结到死,成天碎碎念的时候,他总是闲闲地附和一两句:学文呗,学文多好,咱俩还不用分开。马天宇一愣,仍是自顾自地纠结着,可最后还是选了文。
放完高考假来的时候,分班的名单已经贴在了图书馆的前面,学生们像蚂蚁一样围着。夏日的阳光正刺眼,陈伟霆没戴帽子,皱着眉,周围的一切都晕眩着,亮的不真切。
21班本来就是文科班,自己的班不会变。虽然这样,陈伟霆还是凑过去,观摩一下自己班新来的学生。文科班就是文科班,简直是女子班。陈伟霆皱着眉头,一眼望过去一个班的性别都是女啊!扫视着少得可怜的男生名单
xxx
xxx
马天宇
xxx
xxx
陈伟霆
xxx
李易峰
诶?李易峰?他居然学文科?
5
进班的时候陈伟霆猛的萌发出一种屌屌的感觉,毕竟自己可是老班的人对吧,自己是老大对吧,他们都是新来的对吧。这么想着,一甩头,昂头进了班。
一进去陈伟霆就傻了,班里多多少少十来个人,扫视一圈居然没有一个熟人,要么不熟,要么不认识,抬头看他一眼又低头做自己的事情。陈伟霆略略有些尴尬,踌躇地连坐哪也不知道。默默地从后面绕过去,在倒数几排没有人的地方坐下。
“马天宇你咋还不来!”一边怨念,一边给他占个位。抬头想找人说话也没有,只好低头做个安静的美男子,翻着书。
在不知道多少次飞快的翻过书页,陈伟霆才承认,不要逼我了,我学不进去!马天宇啊,你死了吗?!!!
头垫在下巴上,打量着班里的人。这么多人,把自己算在内男生不过三个。女生一个个三五成群聚成一堆,叽叽喳喳,革命友谊建立的也太快了吧!
正想着,前门又进来两个男生。
诶?陈伟霆眼前一亮,那个男生长得挺像文科班的男生,唇红齿白,颜值挺高。正考虑要不要过去搭个话,发现他旁边的那个男生是原来班的,陈伟霆并不喜欢他,太浮夸。权衡了一下,还是继续当一个安静的美男子。诶,那个男生不是李易峰吗?!
仔细一看,陈伟霆才发现。他只匆匆见过李易峰几面,大概混个面熟却不认识。陈伟霆趁这个机会默默打量着他。
白短袖,军绿色的九分裤,黑鞋。
想看脸,却因为近视看不清,又觉得不太好意思,只能作罢。大老远却能听见那两个人聊得很high。陈伟霆不禁碎碎念,居然可以和那种浮夸的人聊在一起,啧啧啧。摇摇头,撇撇嘴。